當前位置:棲霞新聞網 > 頭條 >

小龍蝦“遠嫁”商洛 白靈菇“落户”秦嶺

來源: 南京日報    2020-09-14 14:22:54    

  商洛市商州區,位於陝西省東南部、秦嶺東段南麓,是商洛唯一的市轄區,也是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。全區共273個行政村(社區),有脱貧攻堅任務的達246個,其中貧困村124個。常住人口55萬人中,建檔立卡貧困人口達3.16萬户10.29萬人。

  

  南京市棲霞區是商州區的經濟協作結對區。2016年以來,在南京、商洛兩市黨委政府堅強領導下,棲商兩區緊扣東西部扶貧協作重點任務,聚焦精準扶貧、精準脱貧,主動作為、協同聯動,棲商協作取得明顯成效。

  江蘇小龍蝦“遠嫁”商洛,填補空白

  “小龍蝦來了!”

  一大盆麻辣小龍蝦冒着熱氣新鮮上桌。在秦嶺山麓也能吃到南京人最愛的小龍蝦,令人倍感親切。它是如何跨越千里,來到陝西省商洛市商州區的呢?

  故事仍然要從南京説起。

  10年前,盱眙姑娘宋樹紅來南京打工,與商洛商州小夥郭海燕相愛了。2013年,宋樹紅嫁到了商州。婚後,由於公公身體不好,宋樹紅和丈夫不能再出門打工了,做點什麼維持生計呢?

  宋樹紅想到了養殖小龍蝦。“小龍蝦在我們江蘇可是個大產業,但在商洛還沒有人養過。”她指着眼前的水塘告訴記者,“我們盱眙家家都養,我對養殖技術也略知一二,如果做成了,也算是填補了商洛的一個產業空白。”

  宋樹紅和愛人一邊到市區漁政(水產)站諮詢相關政策,一邊聯繫租賃養殖場地事宜。這時候,南京市棲霞區派駐商洛市商州區掛職任區委常委、副區長的孔毅遠聽説了他們夫妻創業的事。“孔區長非常關心我們的事,幫我們聯繫了很多部門,還專門帶我們去湖北考察,學習小龍蝦養殖技術。可以説,沒有他就沒有我們這個項目。”宋樹紅清楚記得,第一次蝦苗下塘是去年4月12日,“那天,我特意把孔區長也請了過來,當着他的面把蝦苗下了下去。這個項目也是孔區長的心血,成與不成,都請他作個見證。”

  到去年6月中旬,小龍蝦個頭長到了60克左右,比預想的要大,當天就捕撈了150斤,在孔毅遠的張羅下,還舉辦了第一屆“農家捕撈節”,“江蘇小龍蝦”在商洛打響了名聲。

  宋樹紅養殖的小龍蝦,一斤100元、一鍋加工費70元,但仍然供不應求。“銷售非常好,深受當地人喜歡。不需要專門賣,在塘邊就被購買、消費完了。”宋樹紅説,想來吃小龍蝦要提前一天預訂,旺季要提前兩天。“而且要先交錢,不然吃不上!”

  小龍蝦養殖的成功,讓商洛市和商州區也倍感振奮。去年9月,商洛市農業農村局為養殖主體海虹水產農民專業合作社頒發了“市級新品種引進推廣示範點”的牌子,相關部門也一起謀劃如何把小龍蝦產業做大做強。“為了尋找更大規模的養殖場地,孔區長帶着我們跑遍了商州的山溝水塘,終於找到了50畝左右的一片塘,面積比現有擴大一倍。按照一畝產500斤龍蝦保守計算,未來年產值能達到300萬元。”宋樹紅的丈夫説。

  “通過蘇陝扶貧協作牽線搭橋,將小龍蝦養殖引進商州,不僅填補了商州區小龍蝦養殖的空白,也拓寬了商州羣眾脱貧增收的渠道。”孔毅遠説,目前合作社僱有15户貧困户在社打工,養殖面積擴大後,將帶動更多困難羣眾增收。今年6月,該區又成功舉行了第二屆“農家捕撈節”,幫助海虹小龍蝦創建區域水產特色品牌,帶動全區水產業發展。今後,該區還將充分利用電商平台推薦商州小龍蝦,爭取把小龍蝦產業打造成商州的特色扶貧品牌,讓海虹小龍蝦走向全國。

  招來白靈菇大項目,帶動脱貧

  2017年11月,時任棲霞區發改局黨組書記、局長的孔毅遠受組織委派,來到商洛市商州區掛職任區委常委、副區長。到任後,他積極發揮自己在經濟領域的專長,協助商州區完善扶貧規劃,招企業、拉項目。

  “食用菌產業是商洛市‘4+X’扶貧產業體系重點發展的產業之一,總產值、種植總規模在陝西僅次於漢中。”孔毅遠説,不過,商洛食用菌中香菇比重佔到88%,存在品種單一的問題,一旦市場出現波動,農民將受很大損失。因此他到任後,積極建議在食用菌產業“香菇為大”的基礎上,增加種植品種、延長產業鏈、做強深加工水平,提升經濟附加值。商州區委區政府對此建議非常支持,將其寫入了促進食用菌產業發展的相關文件。

  白靈菇是一種營養價值豐富的菌類,被譽為“草原上的牛肝菌”,但它只有在-3℃的環境下才能長大。所以白靈菇的自然產地主要在新疆,且只在冬季一季生長。北京一家公司在吉林農大的技術支持下,研發了工廠化人工種植白靈菇的技術,並獲得國家專利。孔毅遠通過努力,把這家工廠“搬”到了商州。

  “幾年前,孔區長作為南京市棲霞區發改局局長到北京考察、招商,曾經到我們基地參觀過,覺得我們的項目非常好,一直想把項目帶到南京,雖然因為各種原因未能成功,但我們一直有聯繫。前兩年我們北京懷柔的工廠動遷,正找基地的時候,孔區長給我打電話,説他正在商洛扶貧,盛情邀請我前去考察。經過3次考察,我們覺得商洛的投資環境挺適合,就把項目落在了這裏。”陝西天吉龍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薛兵説。

  這個基地位於商州區夜村鎮楊塬村,總佔地面積35畝,是西北地區首家利用先進專利技術、工廠化規模生產白靈菇的企業。公司與夜村鎮28個村1000户貧困户簽訂了“產業脱貧合同書”,貧困户投資入股1萬元,分4年按1.3倍分紅,至今已分紅770多萬元,有力帶動了當地羣眾脱貧增收。

  “孩子在外上學,費用過去全靠借,現在俺基本上不缺錢花了。”如果不是2018年的一則招工信息,夜村鎮農民劉書亮可能還在為給兒子籌齊上學的費用而發愁。白靈菇工廠落地後,吸納了幾十户貧困户就業,劉書亮就是其中之一,一個月收入有3000多元,抵得上過去務農一年的收入。

  扶貧協作結碩果,順利“摘帽”

  今年2月27日,經陝西省政府批准,商洛市商州區正式退出貧困縣序列,全區124個貧困村全部退出,區“摘帽”目標順利實現。

  孔毅遠説,“摘帽”主要取決於當地黨委政府的超前規劃和紮實工作,取決於商州地區幹部羣眾所具有的新時代脱貧攻堅精神,同時與東部地區的協作幫扶也密不可分。從資金投入、物資捐贈到幹部交流、人才培養,再到產業幫扶、深度協作,幾年來,棲霞區和商州區深度對接、密切合作,不斷把東西部扶貧協作向縱深推進。

  2017年,兩區率先在兩省編制《東西部扶貧協作三年行動計劃(2017—2020)》,簽訂“政府+部門+貧困鎮+深度貧困村”全覆蓋的戰略合作協議,逐年制定《商州區蘇陝協作年度目標計劃》,建立定期互訪和聯席會議制度,明確幫扶任務和目標,對口部門建立工作會商和協調推進機制,紮實開展產業合作、人才支援、勞務協作、攜手奔小康各項工作,有力地保障了扶貧協作高質量落實。

  4年來,兩區累計投入蘇陝扶貧協作資金2.51億元,實施扶貧項目82個;棲霞區各類財政援助資金達2800萬元,實施扶貧項目103個。兩區共有14對部門、6對鎮辦、8對村社區、6對村企、9對學校、3對醫院建立了結對關係。

  “這個工廠是我們跟棲霞區興衞社區結成對子以後,興衞社區援助100多萬元幫助興建的。”在吳莊實業有限公司豆芽生產車間前,吳莊村村委會副主任賀永安告訴記者,工廠解決了20多個貧困人口的就業問題,每人每月能賺2600多元,多的有3000多元,產品還銷到了南京。

  “以前我們是一個‘空殼村’,有了這個廠,再加上食用菌、中藥材,我們村集體每年能有80萬—100萬元的收入,不僅給村民分紅,村裏修個路啥的,也有了着落哩!”賀永安高聲説。